长街染血,婉仪郡主虽骂的是马,但白皙的手指却是直直指向赵鲤。

赵鲤微眯了眼睛,上前一步:“再指?”

她有心想要吓唬谁时,仅身上的煞气就已经足够骇人。

婉仪郡主脸苍白了一瞬,却是个地道犟种,依旧嘴硬骂道:“你这贼子,敢在大街抢我的马?”

她空口白牙,竟想给赵鲤栽赃一个抢马的罪名。

赵鲤冷笑一声:“你自己纵马伤人姑奶奶来救,你反倒打一耙,什么东西?”

婉仪郡主哪吃过这种瘪,咬紧嘴唇,还要说什么时,地上捂脸的婆子已是连滚带爬扑在了赵鲤脚边:“阿鲤小姐。”

赵鲤神情微怔,真没认出这婆子是谁,还道是镇抚司或是家中的婆子,正要安慰,那婆子一抬脸。

“阿鲤小姐,救我。”她方才从死境脱身,看见赵鲤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,止不住诉苦。

“老奴只是奉夫人之命出来当些东西,不料刚才出门便遭了无妄之灾。”

“一定要治那狂徒的罪,还我一个公道啊!”

这婆子委屈加疼痛,涕泪俱下瞧着分外可怜。

赵鲤也晓得她委屈,一边从怀里摸伤药一边问:“你是谁家的?”

“我是赵家的啊,您娘亲身边的田嬷嬷。”

那婆子的回答成功让赵鲤手顿住。

再一细看,可不是赵鲤那遭瘟信邪教便宜娘身边的婆子吗?

赵鲤只觉晦气,没好气掏了伤药的小瓶丢去:“好好说话,别抹血在我衣服上。”

这时,从旁传来一声讥笑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你啊,倒是闻名不如见面。”

婉仪郡主抱着手臂立在旁,一双眼睛上下打量赵鲤,口中啧啧有声:“小脸生得不错,确有以色侍人的资本,人和畜生都吃你这套。”

其实只从赵鲤救人的利索身姿便晓得,她绝非传言中那般不堪。

但骂架自是从坏处说,婉仪郡主极尽鄙夷之态。

赵鲤从不是服输的,一手扯着缰绳,反嘲道:“也不知你成日吃的什么,臭味一条街都能闻到。”

言罢,不耐与婉仪郡主街头泼妇似的打嘴炮,赵鲤忽而扬声喊道:“来人,去找五城兵马司。”

“这狂徒纵马伤人,还污蔑本官,罪名一起清算了!”

闻言,几个暗处的靖宁卫一涌而出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婉仪郡主扬鞭不够,还要去腰间摸刀,“我是婉仪郡主,你们敢?”

一个脸上有疤的校尉上前来,劈手夺了婉仪郡主掌中马鞭,将她细胳膊往后一拧。

“你是谁?我耳背没听清!”

临时得了耳聋病的校尉,手法粗暴一把将婉仪郡主按倒在地。

“我等正随赵千户执行秘密任务,抓捕要犯,你这小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大景巡夜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绿码小说只为原作者藕池猫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藕池猫咪并收藏大景巡夜人最新章节第1008章 洗命